欢迎来到野望教育!
当前位置:野望教育 > 热点资讯 > 留学 >  疫情时期「留学生的爱情」也太神仙了吧!

疫情时期「留学生的爱情」也太神仙了吧!

发表时间:2020-05-17 11:4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文/Stoooges三士渡 插画/Sundae Kids
微信号:StooogesEducation

我知道大家最近被疫情搞得很丧,好不容易想上网娱乐一下,结果打开微信微博知乎,热点话题至少一半是坏消息...


所以我想趁着520来临之际,给你们补充点多巴胺,与你们分享点幸福的小日常!


接下来,我特意为你们准备了3对留学生情侣疫情时期的爱情故事,彼此相处的小细节保证你甜到牙疼~


那么现在,就让我们赶紧开启追剧模式吧!

01

我们的小学友谊

在疫情中成了恋情


我和男朋友是人大附小的同学,现在两人都在美国上大学,疫情时期确定了恋爱关系。


当时我俩上小学,男朋友是我们班体委,他每天领着我们出去练操。


我个子特别矮,站在第一排。他比较高正好在前面领队,经常找我聊天,我俩一来二往就渐渐熟络起来了。


当时他胖胖圆圆,黑黑壮壮,眼睛很小。


但你懂的吧,小学班里总有一些自我感觉特良好的小男生。他就是那类小孩。


后来我们在一起,他臭屁地跟我说:“哎呀,当时你肯定喜欢我~” 


其实吧,我只当他是一憨批,没往心里去...


后来我小学五年级随家人搬去了美国,就有一阵子没跟他联系了。

结果他大学来Fordham University读商科之前,有找过我聊天。


我当时被Sarah Lawrence College录取,我俩学校又离得特别近。Fordham在纽约市Bronx区,我学校在纽约近郊的富人区Bronxville。


可能是因为我从小就在美国呆了很长时间,对这里的文化环境比较熟悉,能给他一些过来人的经验,他开始没话找话地和我搭话。


虽然他是一钢铁直男,但他偶尔会乖乖向我讨教护肤的秘诀,我就建议他从敷面膜补水的日常习惯开始做起。


于是,我们的关系就渐渐从昔日的老同学变成了朋友,然后再从朋友发展成了无话不谈的好闺蜜。


我回北京的时候,我们网友线下面基,他带我逛街,陪我吃我喜欢吃的东西。


老实说,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我有一刻认真怀疑过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眼前这位精神小伙真的是“整容式”的成长...


昔日我记忆里的小胖子变成了如今身高185的男团种子选手,白白瘦瘦,声音很好听,喜欢打篮球。


说没心动是不可能的,但他跟我理想型——文艺男青年有一丢丢距离。不过老实说,他弹尤克里里的侧脸的确会让人心跳漏一拍~


据说他高中时期有一阵子挺胖的,后来下定决心减肥。他大学前跟一女生谈过两个星期的恋爱,这件事我当时也是知道的...


尽管母胎单身的我当时并不喜欢他,心里还是会失落:“他是我男闺蜜哎!跟别人跑了就不陪我玩了...”


然后下一秒又给自己洗脑:“哎,烦恼什么?我又不喜欢他!”


总之,这种少女情怀就很纠结吧。

我俩是去年9月份开始在美国上大学的,他在大U学的是商科专业,学的课程内容比较务实。而我在文理学院读古典文学和戏剧,第一学期一度被课业压力搞到自闭。


一听我自闭了,他跑来我学校看了我两次,当时我感觉:作为男闺蜜,他还挺靠谱的...


美国疫情爆发,春假Fordham宿舍关门,他被赶了出来,没地方可去。


我家住在新泽西州,他之前有来拜访过几次,就问我能不能借住一个星期躲一躲?


一想到他在我脆弱的时候,第一时间跑过来陪我,现在闺蜜有难,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我妈还挺乐意他来我们家的。以前我妈在我上小学期间,加入了人大附小家长委员会,一直对我班上那个灵活的小胖子有印象。


因为我在家上网课有拖延症,平时我妈拜托他盯着我做作业,他会和我聊聊深度话题,在家隔离一天天就这么愉快地过去了~


后来美国疫情变严重了,他的父母也担心他回国路上转机有风险,拜托我父母和我好好照顾他。


于是,他顺理成章在我们家中长住了下来~


我妈身体不太好,疫情做饭挺累的。


我和他就帮忙刷刷碗,饭后陪我家狗狗玩,收拾东西做家务...很自然地活成了一家人。


3月25号那天晚上,我到他房间找他玩儿。我们在Netflix上挑了电影“To All the Boys I’ve Loved Before”一起看。


借着电脑屏幕微弱的光,我意识到他看着我的眼神有点迷离。我俩挨得很近,此时空气中弥漫着一丝暧昧...


我顺势开玩笑地问他:“你是不是喜欢我?”


他点了点头。


嗯?这家伙他…他竟然都不否认一下?


我没料到他会打直球,脑子顿时一片空白:“嗯...你让我考虑一下...”


他故作娇羞:“哎呀,好烦呐...早知道我就不说了~”


我佯装调侃:“哎呀,好烦呐...都在一个家,要是我拒绝了也太尴尬了吧...”


别看本人表面镇定,其实心里慌的一笔,想极力克制住害羞:“那你给我一晚上的时间想一想。”


他立马说道:“你别想了,直接答应吧。”


我想了一晚上:我到底有多喜欢他?如果我现在答应了,他就是我的初恋了...可是如果现在拒绝了,等到疫情结束后,我还有机会和他在一起么?


原来生活中太过于习惯他的存在后,我发现自己会有点点害怕失去这个人...然后才后知后觉:我可能很早就喜欢他了,只是一直在用闺蜜的名义去回避自己的心动...


确认过自己也是同样的心情以后,我没怎么睡好觉,然后第二天迷迷糊糊就答应他了。


他当时在上网课,听到我的回复特别开心。


看着他喜上眉梢的表情,我感觉自己仿佛交的不是男朋友…而是认领了一只大型二哈,帅气可爱的那种!


后来我妈察觉了我俩的气氛有点不对劲,就私底下问我是不是和他谈恋爱了,我就只好承认了...


之后,他硬跟父母解释说是我追的他。


我:???


分明是那天晚上我看穿了他的小心思,让他的表白有机可乘好嘛。


总之,现在他爸妈也知道了,说好回北京要互相见家长吃顿饭。


刚谈恋爱就见家长,一步到位还挺逗的。


现在我俩恋情被双方父母知道了,家里气氛一片祥和。


我们偶尔也会跟他父母视频通话,此情此景好像是六个人在谈恋爱...


现在我俩大学都结课了,他暑假估计也会在我家呆着。两个大学生每天困在一起,仿佛过着婚后生活,特别魔幻。


我现在就希望疫情过后,我们能一起出去转转,像当时在北京那样吃吃喝喝玩玩乐乐。


毕竟我们是隔离期在一起的嘛,还没体验过正常时期的约会。


和他牵着手在北京的街道上随意走走,竟然成了2020年我最期待的事情之一。


他单身的时候,我朋友也问过我和他有没有可能在一起。


我当时还理直气壮地说:“如果我跟他在一起,我就吃??。不可能!我俩真的太熟了,他就是个憨憨。”


现在回过头想想,我们恋爱的flag大概就是在不经意间立起来的吧,真香。


02

我们10个月的异地恋

因为疫情缩短为3个月


记得17年的年底,我刚刚从新加坡一所女校毕业,升上了一所男女混校的高中。


正式去那所学校之前,我和他是在一次义工活动中认识的。他是我新高中的直系学长,典型的理工男,比我高一届。


而我是有轻微社交恐惧症的理工女。


我们去义工之前就有互相加过qq。因为我们都喜欢看NBA,也喜欢勇士队,聊过几句篮球比赛的事情,现在算是网友奔现了。


好巧不巧,他那届只有他一个人去,在一群新生中看起来一脸懵逼。


抱着不能让学长一个人落单的心情,我就在前往义工的路上,同他友好寒暄了一两句。


大概是因为我们有找到一些共同话题,所以聊天的时候,没我预想的那么尴尬


17年年底义工做完,我俩都回国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但仍在qq上保持联系。


我对新学校的一切事物充满好奇,就跟他聊选课,偶尔也会谈谈生活上的事情。


我俩都是拿了奖学金读高中的,这样的学生在我们学校一届有二三十人。


然后我刚进学校的时候,高中会为新生举办迎新活动嘛。我们是奖学金生,活动中我和他会有一些交集。


从一所女校毕业的我一开始不适应男女混校,习惯性地抱紧了学姐们的大腿,但在学长中他算是我交流比较多的人。


其实吧…与其说是交流,不如说是他单方面想约我出来吃饭…


当时还没开学,他就试图约了两次饭。


一开始我拒绝了,因为我怕跟他一对一吃饭会冷场,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后来我经不住他的盛情邀请,就出去吃了一次饭,好像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尬。


我们时不时会在学校食堂碰到,他也会约我吃饭,我不认识路他会带我认路…


那个时候,我感觉学校给我自动匹配了一位“男管家”。而且我多少猜到这位“管家”也许喜欢我。


证实我猜想的是情人节前一周,他在微信上忽然问我:“如果我下周跟你表白,你会不会答应?”


收到这条信息的我:???


世界上怎么会有人在告白前预告一下?那你一周后跟我告白的意义在于...走个形式?


我有被惊到,只好回复:“你提早问我也没什么用啊,我不知道…”


他说:“那就慢慢看事态发展吧。”


后来我们在一起,他告诉我那天他睡完午觉脑子不清楚,就把表白给泄露出去了…


他感觉自己有点蠢,我却在一旁笑到不行:怎么会有这么好笑的人?


18年的情人节正好是中国的小年夜,第二天是除夕。那天也是迎新活动的最后一个晚上,学校按照传统为我们举办了一个篝火晚会,很多学生围在那里唱唱歌,第二天大家回国过春节。


那天晚上,我在跟同学聊天,他走过来问我有没有空聊一聊,我有预感他“铺垫已久”的告白快来了!


然而,与其说是我接受了他的告白,不如说是我们开展了一场“双方会谈”。


我们严肃探讨了一下:他比我高一届,我们能面对面在一起恋爱的时间最多只有一年。如果谈恋爱还是不要抱着玩玩的心态吧,要认真地对待彼此。


他跟我说是抱着认真维持这段感情的心态表白的,我就答应跟他在一起了。

19年1月中旬,他拿到了牛津大学的conditional offer,二月底A-Level成绩出完就确定自己有学上了,准备去牛津读数学和CS双专业。


朋友祝贺他会顺带开玩笑说:“以后你在牛津学有所成,记得帮我修电脑啊!


有一说一,他电脑修的确实挺不错的...


我一方面为他高兴,另一方面也焦虑的不行。因为坡党这个群体普遍优秀,跟周围人比我觉得自己特别菜,怕自己没办法和他去同一所大学。


同校一年后,他去牛津上大学,我们开始了艰难的异国恋爱,平时靠微信语音和视频维持感情,感觉对方像是自己养的电子宠物。


我此前积攒的焦虑已经被学业的压力冲散,因为坡党申请季要处理的事情真的太多了!


A-Level考试跟申请完美撞在一块儿,既要准备考试又要赶出n篇文书,忙到我恨不得自己长出三头六臂。


幸好在我们情绪低落的时候,会把自己遇到的问题都说出来,也会试图帮对方解决困难分担压力。


像我们这种理工科情侣,不太习惯去猜测对方的情绪,因此坦诚相待能帮助我们更好地维持一段异国恋的感情。


今年1月我们碰完面,他回英国上学。当时我知道他暑假会留在英国做实习,相当于我们接下来整整10个月都不能见面,但疫情却意外地把我们的分别缩短为3个月!


没想到3月份疫情在英国爆发,牛津大学转为线上授课。他提前赶在管制前买了机票飞回来,在杭州隔离了14天。


他隔离期间恰逢我美本RD出结果,忽然闲下来的他开始关心起我的录取结果。


而我呢,刚从申请季的腥风血雨中抽出身,整天在家无所事事,只想静静躺着放空,当一条快乐悠哉的闲鱼。


于是,我们就有了这样的对话:


他每天鸡飞狗跳地问我:“今天你xxx学校offer出了没?”


我:“呜呜呜又被xxx学校备胎了。”


Ivy day早上七点不到,他几通夺命连环call把我叫起来查offer,活脱脱一个人型叫早闹钟


尽管申请季走的磕磕绊绊,好在结果如我所愿:我在2月A-Level成绩出完拿到了牛津的offer,3月底又幸运地被哥大、CMU和UCLA录取,最后我决定去牛津读工程


美本offer出完,我终于开启了闲鱼度假模式。平日不见面,我俩就会互相安利沙雕视频。我家养了一条狗狗,他家养了猫,我们经常互相分享宠物,像是天天晒娃的父母


他隔离完4月中下旬来苏州找我玩。我拉上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初中同学,和他一起吃了顿饭。等疫情过后,我想拉着他一起去中国各地旅游~


最近我还被他忽悠着学起了桥牌。


他从高中起一直在打桥牌,后来到了牛津当上了桥牌社的社长。疫情中他正好有空,我刚好也迎来了久违的空档期,他就问我:“要不要教你一下?”


我说:“可以吖!”


此话一出,我就开始了被虐并快乐着的学习之旅。虽然现在我桥牌依旧打得很烂,好在目前他对我的菜鸡水平还是比较容忍的...


为了不在日后比赛中打出奇奇怪怪的操作,现在我正在闲鱼学习桥牌,希望以后去牛津可以跟他一起搭档打比赛~


03

疫情让长期异地恋的我们

提前体验了一把“适婚期”


我和男朋友是在各自遭遇了一段分手后,经朋友介绍18年11月认识的。3个月前我刚跟前男友分手,整个人非常沮丧,而他也刚跟前女友不欢而散,心里受到了不小的创伤。


当时,我在范德堡大学读大四,读的是人力和组织发展(human and organizational development)专业。听起来很像是人力资源的专业吧?其实它在Vandy算一个很泛的商科~


而他那时在密歇根安娜堡读研,学的是经济专业,也是读到最后一学期。他学妹恰好是我大学关系不错的朋友。经这位学妹撮合,我们互加了微信开始了佛系的聊天。


后来我飞去密歇根两次找他,他来田纳西找我两次,一个月后我们慢慢开始认真地对待这份新的恋情...


老实说,刚开始认识的时候,我俩都还没有从上一段感情中彻底走出来,对恋爱这件事本身不太信任。但很快,我们迎来了各自的毕业求职季,也是在找工作的过程中两个人对彼此的信任感被逐渐培养了起来。


我们找工作不顺心的时候,有对方在身后支持的感觉很安心。我们算是“事业型情侣”,时常互相帮忙改简历、模拟面试,共同分担焦虑的情绪。


当时我拿到了自己最想去的一家北京互联网公司的offer。而他呢,想去北京某证券公司,想跟我在一座城市工作。18年的12月他研究生毕业,飞回国面试,可惜没有进。


那年圣诞假期,我飞回广州家里,然后跑出来陪他去深圳一家银行面试。


最夸张的时候,他一周之内要面三四轮,相当于他几乎每天都要面试。我能做的就是送他去面试,给他鼓励帮他调整心态,最后他凭借自己的实力拿到了很棒的offer。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俩不在一所城市工作,他在南京,而我在北京。


工作确定后,我们这几年读书累积的压力忽然小了很多,两人快速进入了度假模式。


他那时已经毕业回国了,5月初才开始上班,而我还没毕业,继续留在美国上课。所以他2月底从国内飞到田纳西来找我,我们春假10天去迈阿密玩了一周,回我学校又呆了一个月后才飞回国。


在接下来异国恋的这段时间里,因为我们有时差嘛,我睡觉的时候他在吃饭,他睡觉我白天刚刚起床,所以我们一有机会就连麦煲电话粥...


毕业后我回到国内,陪他在南京呆了一周才去北京上班。我在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工作,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抖音都是公司旗下的产品,我主要做海外用户增长这一块。


平日里我和男朋友保持着两周一见的频率,从没有断过。白天也会随时给对方发微信,哪怕是聊一些没营养的话题也要时刻跟对方更新自己的日常生活。


然而,后来疫情让我们从“假异地恋”变成了“真异地恋”,几个月见不了面的那种...


今年1月10号,他陪我回广州跟我爸妈一起帮我过生日。过完生日我就去伦敦出差了。没想到这一去就和男朋友分开了三个月...


临近春节,我随父母回了趟老家,然后再回到广州。这时国内疫情开始爆发,本来是初八上班,公司把假期延长到了正月十五。我一开始在广州家里上班,然后情人节那天,公司要求员工回北京。


但我那个部门,办公室座位的距离挨得非常近,不符合北京复工的要求,所以员工没法回公司上班,我就在北京的租房工作。


他呢,一开始在南京的租房工作,二月中旬他在的银行就全面复工了。当时江苏很长时间没有新增病例了,南京相对比较安全,我悬着的一颗心就放了下来...


3月份开始我们公司推行轮班制,但我们部门排班晚,一点复工的信号也没收到。眼看着清明节快到了,我就跟部门老板提出来,我能不能去南京陪陪我男朋友?什么时候通知我上班,我再回北京工作。


在这里我非常感谢我的老板,她同意了我跨省工作的请求。我就去南京找我男朋友啦~



当时北京去外省没什么限制,我就在清明节前一天的那个周五去南京找我男朋友,一起度过了久违的40天~


白天他要去上班,我就在家办工。傍晚6点他快下班的时候,我会去他办公室楼下等他一起下班回家。


我男朋友晚上很喜欢健身,我们偶尔也会一起去打羽毛球,两个人时不时在家做仰卧起坐。因为晚上健身的缘故,他吃的比较少,我又很喜欢吃好吃的。通常他总是看着我吃,我每次拿食物诱惑他都以失败告终...


有时我周末加班,他就会在一旁学习。他要准备注册会计师的考试,我在一旁埋头工作。周末加班结束剩余的一天,我们会放下工作彻底放松,去家附近的公园走走,或者开车去周边转一转。


某个双休日,我们还回了他爸妈老家那边,呆了一个周末。五一假期我们也去南京周边的常州玩了一圈,叫上他的朋友在airbnb上包了一个别墅,放松一下。


这么说起来,在疫情发生前,我们似乎从来没有像这样,在一起长时间生活过。


以前我在美国最后一年上学的时候,我和他的相处还是像年轻的恋人一样。周五没课就会凑着周末,一起跑去纽约、LA这些大城市找朋友玩,去帝国大厦吃东西拍游客照,去MET逛逛博物馆看看展…


但在南京久别重逢的那40天里,我和他渐渐培养起一种“老夫老妻”的默契感。两人相处在一个空间有遇到过异地恋时期没发生过的争执。这时我们就会想办法一起解决冲突,学着更加成熟地分担彼此的压力。


疫情帮我们顺利地度过了适婚阶段,我们的感情也在磨砺之下慢慢升温。总之,40天的相处对我们是一个很珍贵的机会吧。


这次的疫情让快节奏的留学生活,重新回归到了木心笔下那种“从前的日色变得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的时光。


两个人的陪伴大于一个人的孤单。疫情意外地拉近了两颗心的距离,让过去聚少离多的留学生情侣,体会了一回相濡以沫的温暖。


2020年是糟糕的一年,但只要我们的心中有爱,相恋的每一天都是一场奇迹~


如果你也有狗粮想撒给我们,欢迎在留言区分享你的故事~





倡导理性阅读,扫码关注查看更多内容
投稿:usashare@hotmail.com
责任编辑:张梓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