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教育!
当前位置:野望教育 > 热点资讯 > 大学 >  青大师说 | 龙琼华:历经八十一难硬核考验方成“网红”教师

青大师说 | 龙琼华:历经八十一难硬核考验方成“网红”教师

发表时间:2020-02-28 14:09: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2月17日青大正式线上开学

在近两周的网课经历中

青大师生经历了各种“水深火热”

经济学院的龙琼华老师在网上授课后

自述了自己授课的“九九八十一难”

接下来,一起来认识一下龙琼华老师吧!



青大经院 龙琼华老师


本周人物

二月


2020-2-28


龙琼华老师

发表于2月21日

下课了,周五的这一刻我是轻松的,磕磕绊绊也好,顺顺利利也好,总算是完成了新学期线上教学的第一周任务。泡上一杯咖啡,放上一曲爱听的歌,惬意一会吧。




脑子里不断回顾着这两周的生活。从年前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就宅在家里,做一个对人对己负责的好公民,数着微信钱包里没地可花的余额(这得是多么无聊才数着一眼就看穿的一个数字啊!),遗憾着和好友年后看海鸥的约会成了泡沫。直到看到邻居发来的照片,小区大妈聚集广场舞的场地现在空荡荡的,只有那些运动器械上的白字黑字告示:疫情期间,严禁使用。看到这般,心里得到了一丝的安慰,平衡了。


世界安静了,城市被冻住了,只有手机微信还在提醒着,我还在一个人群社会里。漫不经心地看着学院群发来的填表要求:住址、现所在地、有无发烧等等,咋地这画风就转了呢?这表怎么都成了线上教学平台申请、线上教学预案,从 2 月 4 号到 2 月 17 号,我和同事们一边进行头脑风暴,一边在不同线上教学软件中挑花了眼。


汗啊,我是多么的孤陋寡闻!雨课堂、中国 MOOC、爱课堂、腾讯课堂、钉钉视频会议、腾讯视频会议、超星博雅、超星泛雅等等不要再有了,我的心已经满载了!很快我的微信充满了各种平台学习群,每天信息几百上千条,头大啊!



在看到学生的手机界面时,我又平衡了。老师们选择了不同的教学平台,以防万一,还为网络堵车设计了各种备选方案,结果学生端,经历了老师们几倍的头脑风暴。孩子们都这么努力了,我这个老师怎能不咬牙上呢?





于是乎,写课程线上预习指导,修改 PPT 课件以适合线上教学,设计线上讨论,和同事们穿梭于各种平台进行试讲演练,看慕课给学生挑选合适的自学资源,设计课外思考题,查找合适的课外阅读材料。


于是乎,每天工作时间超过 12 小时,“问天再借 500 小时”,发自内心的呼喊!聊以自慰的是,我的备课夹变得如此条理清晰和丰富,以前一直想整理的东西,这会都有了框架。



周二,进了雨课堂,“同学们好”,只有自己在说话,没有学生们的面孔,没有学生们的声音,孤单啊,一时找不到老师的感觉了,这怎么办?用手机雨课堂端可以看到孩子们进教室的情况,慌忙取过手机,60 多人的课堂显示只有 30 人进来了,什么情况?


等下,开启 QQ 班级群,振臂高呼:“孩子们,上课了,老师在等待,快快进来。”这么呼喊着,突然想起,雨课堂有个弹幕功能键,打开,终于看到孩子们的回应,“老师,我们这边看到 50 多人进课堂了”、“老师,我数了,QQ 群报到进课堂的有 50 多人了”。


我这心定了下来,十多分钟已经过去了,终于开讲,由一开始慌乱开场到进入角色,似乎渐入佳境了,没感觉就到了下课时间,可我忘了让孩子们课间休息。下课后一看手机上,班级 QQ 群和微信班级群,孩子们是这种画风:“老师自嗨了,我这堵了,我进不去了。”


可怜,我那刚刚有的一点点成就感啊!网红就不要想了,快给点事让这些小子们做做,于是几个被挤出课堂的活跃于 QQ 群调侃老师的学生,或被动或主动地被我给摊派了准备下次上课的上台讨论任务。虽然被孩子们笑话了,可看到他们在 QQ 群积极回应着,我这个心真的老高兴了。



接下来的课,转战腾讯课堂,没再出这么欢快的自嗨场面,孩子们都能及时听课。能及时运用点名工具、提问工具,还能在课间给孩子们放个音乐休息下。尝试了开启举手功能,让四个同学上台发表自己的见解,虽然第一次用,孩子们也不熟练,耳麦还不时出点杂音,但总算搭了个语音沟通的台子,没上台的孩子也在讨论区积极敲字交流,真的有点课堂的感觉了。


网课在认知学生方面比面授课堂要好,我是个不爱点名的老师,太占用时间了。因为不点名,我常常叫不上多少学生的名字,而腾讯课堂的举手功能,就像孩子们挂了个名字在胸前,我能看到他们的名字,听到上台学生的发言,从语言表达上去认知孩子们。


对于一个即将步入 50 的老师,在本命年的 2020 年,遭遇了疫情,被迫运用电子工具,运用网络进行线上教学,挑战巨大啊。随着儿子进入大学学习,生活空间好像空了好大一块,年龄的原因也开始慢待新鲜事物,一直处于想调整生活内容,却又处于懒得、没有动力的状态。


不期而遇的新冠,让这个春天的我,宅家过着如此忙碌的生活,如此积极地融入线上教学这个新事物中,如此被动又如此快速地进步着,如此狼狈地直面孩子们的调侃又如此欣喜地和孩子们沟通着,生活中空缺的一块似乎被填满了。又有些庆幸我的年龄了,我的课堂可以在安静的客厅,面向大镜子“自嗨”,而不用将幼小的孩子关在房外扒门,不用给一堆垃圾食品或电子游戏替代妈妈的陪伴,我已经比其他年轻同事轻松了太多,又平衡了。



网红老师不是目标,现阶段,用不见面的教学手段,努力将不能归校的学生们吸引进线上课堂,我在尽一个老师的本分!


疫情终将过去,学生们终将回到学校,我终将见到你们。不论是沉默而认真出席的,还是活跃而调皮的,我们会相遇在春暖花开的学校,期待着…



对于老师而言

每次授课,都是精心备课后的成果

每次互动,都是对学生情况的关切

无论网速快慢,路程远近

师生间心的距离都变得更近

阿浮代表青大学子对所有老师说:

“老师好!老师辛苦了!



往期精彩回顾



青岛大学

—QDU_1909—


封面 / 周雨婷

图文来源 /  青大经院  青大教务公众号

编辑 / 王迎新

审校 / 高涵 李云艳 陈钰

责编 / 魏喆吉 李鹏


青岛大学融媒体中心出品
转载请联系后台获取授权
新浪微博:@青岛大学

为线上学习的青大师生点亮“在看”
责任编辑:张梓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