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教育!
当前位置:野望教育 > 热点资讯 > 留学 >  把“创新”加进校名的学校,目标是培养“自由”“自在”的孩子

把“创新”加进校名的学校,目标是培养“自由”“自在”的孩子

发表时间:2020-12-02 08:3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作者:Estrella,留学全知道教育观察员


“什么是最好的教育?”


“让‘鱼’去做‘鱼’擅长的事,而不是让他去爬树,让孩子发现自我,绽放自我,我认为这就是最好的教育。”一个睿智的妈妈曾这样回答我。


肯·罗宾逊博士在他脍炙人口的TED演讲《推动学习的革命》也提到:“社会靠的是多元的才能,不是单一的能力。但我们最大的难关是重塑我们对才能的看法,对智能的看法……”


马云在他的开学第一课中也有类似的看法:“今天的教育是第一次工业时代以后建立起来的,是两百年以前的人对未来设计的一种教育机制和体制……我们必须对教育进行改革,必须需要做一个样板出来,必须思考二十年以后的学校应该是怎么样的。


可能有家长会说,大道理谁不知道,但这些观点终究只是纸上谈兵。其实近些年,美国已经有不少创新型学校崭露头角,比如High Tech High、KIPP等,尝试着将因材施教、个性化学习从制度上加以落实;而在国内,也开始有不少学校探索着学习模式的改革之路。


位于上海浦东的高藤致远创新学校,虽然建校时间不长,但在个人定制化教育、分层教学以及线上线下互动学习的探索上,已经颇有心得。留学全知道实地探访之后,发现这所创新型国际学校还有更多惊喜。



我们要做的是帮助学生
了解自我、绽放自我


在TED演讲《推动学习的革命》中,肯·罗宾逊博士提到:“如今我们面临的一个很大的危机是关于教育…很多人终其一生,都不清楚自己潜在的才能,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才能可言。


事实上,这也是很多国际学校,包括学生和家长共同面对的困境。很多家境优渥的学生,学习动力不高,对于自己喜欢什么、擅长什么,也没有清晰明确的认识,等到了选课或是参加相关活动时,则完全成为了老师和家长的“牵线木偶”……


为了避免类似的情况,高藤致远“个人生涯规划”项目应运而生。


① 大数据辅助,构建职业规划思维框架


“学生在甫一入学的时候,就会接受美国Kuder系统的测试。这个测评系统在美国高中已经被广泛运用,它能够从各个维度帮助学生了解自己的潜力和适合的发展方向,并且给出5个建议的未来专业。”在国际教育领域拥有近8年的教学和管理经验,个人学校的副校长陈老师向我们介绍。


高藤致远使用的Kuder中学生生涯规划测评系统,迄今为止已经有80多年的发展历史,目前全球有1.65亿人使用过该系统用于自己学习和职业的选择。在很多美高,使用Kuder系统来辅助未来升学规划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但在国内相对还属于“新鲜事物”。陈老师认为,借助这类大数据的智能系统来帮助学生进行生涯规划,是未来的大势所趋:


“我们说美式教育的核心,就是根据学生个人的特点和兴趣方向,帮助他们个性化地成长,找到自己真正热爱和擅长的专业。但事实上,很多时候你去问一个刚入学的学生TA喜欢什么、擅长什么,学生自己可能也不太清楚,尤其是之前有过体制内学习经历的孩子,接触的学科相对少,只能给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但是在Kuder测评系统的帮助下,不同年龄段学生的能力、兴趣和价值观就会变得可视化,方便升学规划老师来深度挖掘学生自身长处和优点。



“加入系统后,每个学生都会有一个专属的账号,每人每学期都要进行1-2次测评,并不是只在9年级刚入学的时候做一次。那么随着学生的成长和他对自我的认识不断清晰,这份报告的内容也会产生变化。在这个过程中,学生、家长包括升学规划老师,也会越来越清楚学生未来应该走的方向。”


运营副校长徐老师也补充:“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非常重视家长的作用。我们希望家长可以积极参与进来,帮助孩子一起找到TA的兴趣点,同时站在家人的角度给予一些未来职业选择的建议。同时这也是增进亲子感情的一个很好的机会。”


使用Kuder并不是直接告诉学生未来该选择什么,而是通过这套科学系统的规划体系,建立学生们的职业规划思维框架,给学生们提供更多可以尝试的方向,帮助他们从这一步开始,逐渐了解自我,发现潜力。



不只是引入Kuder系统,在帮助学生个性化成长方面,高藤致远还做了更多——比如“个人学校”项目。


陈老师作为个人学校的副校长,提到了建立项目的初心:“我做班主任的时间比较长,发现几乎每个班上都会有几个‘特别’的孩子。这个特别是中性词,可能是成绩特别好的,也可能是跟不上进度的,或者是思想特别跳跃、会在课堂上就一个问题和你讨论很久的孩子——这些孩子的共同点就是他们无法适应正常的教学进度。在高藤致远,我们就为这一类学生单独开设了‘个人学校’。


“个人学校”可以看成是一个迷你班级,人数一般在3-5人,每一个学生都会有量身定制的课表,甚至在作息上都可以和普通学生有所区别。“比如在某一科目上能力特别突出,需要参加科研项目的学生,我们就会特准在早自习或是晚自习的时候使用电脑。‘个人学校’的设置,就是配合生涯规划,帮助学生能够发挥所长。”



在香港绿地集团的支持下,拥有丰富教育资源,极低师生比的高藤致远可以让所有学生都享受到“一人一课表”的定制化教育。而课程的多样性(提供A-Level、美高+AP、大学学分课程、日本、德国课程以及艺术设计类课程)和分层教学的模式,让每一个学生都能最大限度地享受和利用学校的教学资源。


校监邱老师告诉了我们一个有趣的事例:“有个学生对于机器人、生物仿真学这方面有很大的兴趣。最开始的时候学生给的理由很单纯,就是觉得这个专业比较酷,而且他相信机器人未来有一天会成为人类生活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因为学生有这个兴趣,在他10年级的时候,学校就帮助他进入了一个中风病人康复锻炼相关的课题组,研究的是能不能通过生物仿真学技术,帮助患者在不借助机械外力的情况下恢复手部的弯曲能力。”


“这个课题不仅涉及编程、医学还有材料仿真学,学生需要从建立模型、选材料到编程一步步做起,一干就是两年。虽然最开始他只是单纯地对AI技术感兴趣,但两年下来,他学到了非常多,也确定了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在高藤致远,我们非常鼓励学生去玩,去找寻自己的兴趣点,也会帮助他们‘玩’得更有意义。”



②用实践帮助学生发现自己


对于这一代生活条件优越的孩子来说,学习动力缺乏、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是常见的情况。陈老师也提到:“很多学生初中毕业,甚至高中也读了几年之后,还是对自己擅长什么、喜欢什么一片茫然。”


如何才能帮助学生了解和发现自我?高藤致远的老师们总结出了六字箴言:多观察,多实践。


“这个多观察,指的是我们老师长时间地观察学生,尽可能地去了解他们,帮助他们发现自己的闪光点。”陈老师举了个例子:之前的学生Susan(化名),成绩中等偏下,尤其是英语成绩总是提不上来,一说背单词就头疼。但是陈老师发现,这样一个普通人眼里的‘差生’,在非常擅长图像记忆,各种图片式的信息她一看就能记住——Susan会不会在艺术上有特殊的天赋?



陈老师和Susan本人以及她的家长讨论后,都同意先让孩子参加一次艺术夏令营,看Susan是否会对艺术感兴趣。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之前从未接触过绘画的Susan不仅对艺术设计充满兴趣,英语水平更在这个纯英文的夏令营中突飞猛进。等到开学,她的英文成绩猛地上升了一大截。


经过这次夏令营,Susan明确了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调整了自己的课程规划,开始为申请艺术设计专业努力。到了毕业季,她不仅顺利收获全美顶尖的马里兰艺术学院offer,并且还拿到了学校提供的高达9.6万美元的奖学金。而这一切的开始,都来源于陈楠老师对她日常学习细节的观察。


“其实Susan这个例子可以说明,让学生多实践,多接触各类的活动非常重要。不去接触,TA可能永远也不知道自己喜欢或是擅长这个领域。所以在高藤致远,我们非常鼓励学生去参与各类的学科竞赛、社会实践活动,也定期组织他们去参观艺术展博物馆等等;像去年,我们还组织学生去参观了大众汽车的生产线……此外,学生到了12年级,对于自己未来想要选择的专业有一定认知后,也会有老师专门带他们去做专业相关的实践和实习,帮助他们深度了解和学习。我们不希望学生生活在被保护好的象牙塔里,对这个世界了解得越多,他们才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我们希望培养“自由自在的人”


标榜“创新”名头的学校不少,但大多数时候都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概念。所谓的“创新”在学校的日常运作中如何体现?一踏进高藤致远的校园,我们就找到了一些答案。


在高藤致远,几乎每一栋教学楼里都留着一些“空教室”,既不用来授课,也没有什么特殊设备,但这却是学校教育体系里的重要组成部分。校监邱老师告诉我们,这些教室都是留给学生们课后探讨的会议室。每间教室的标配除去桌椅沙发,就是墙壁上配备了摄像头的液晶屏幕,通过这个屏幕,学生们不仅可以聚在一起讨论课题,也能够方便地与海外的专家学者视频会议。



“学校还在建的时候,我们就特地预留了这些教室。这些教室向所有学生开放,没有特殊的限制,他们可以选择在这里讨论作业,排演节目或是远程视频。学校希望和鼓励学生积极地参与讨论,自由自在地去学习。”校监邱老师告诉我们。


不仅是对于校舍的设计,在OMO模式(线上线下教学结合)上,高藤致远也另辟蹊径。


“年初的疫情让很多家长开始明白线上学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但这种线上线下结合的学习模式在高藤致远其实已经实行很久了,像是和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以及北卡州立大学合作的学分项目,我们就采取了OMO模式,最大限度地让学生享受到世界一流的教育资源。”


比如和北卡教堂山分校合作的课程,邱老师介绍:“Blended Learning(混合学习)其实是北卡很早之前就有的一种模式,当时主要针对的是美国本土偏远地区,交通不太方便的孩子,采取一种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学校会负责提供教科书,以及相关的视频资料,另一方面学校也会定期地安排学生来校集中教学。我们与北卡的合作也沿袭了这个模式,以线上线下教学结合的方式来让学生完成学分课程。”


项目的前两周,北卡大学的教授会亲自来到上海授课,之后采取线上教学的方式,同时有留在本地的助教作为辅助,而在结课前的两周,教授会再次来到上海,给学生们进行考试。完成课程的学生,往往还能拿到教授的亲笔推荐信。



不仅是与外校的合作项目,在学校本身的课程设计上,也处处可见创新思维的渗透。高藤致远的学生在11年级时开始分流,除去传统的A-level、AP课程,也有不少学生会选择学校定制的IE项目(Infinite Excellence)。


“对于IE项目,最简单的一句话介绍就是‘有地板没有天花板’。这是一个自由度很高的课程体系,主要根据学生未来的专业偏向划分,比如对机器人感兴趣的,就可以选择Science & Technology,喜欢人文社科类的,就选择Social Study,艺术类的我们有Art & Music,如果对自己未来的方向还没有完全确定的,也可以选择通识类的General Study……‘有地板’,指的是我们对学生的能力有一个基础的保证,而‘没有天花板’,是指我们希望学生的发展是不受限制的;不管选择了哪个大类,学生依然可以跨课程学习。”邱老师介绍。



这样的课程设计与高藤致远的教育哲学一脉相承。当被问到高藤致远希望培养出什么样的学生时,邱老师的答案很简单:“自由自在”。


“我自己2000年的时候就出国了,作为比较早一批的留学生,也算是见证了国际教育近20年的变化。因为一直在美国大学里工作,也接触过不少中国留学生,发现很多学校希望培养的是能够进入世界名校,并且顺利毕业的学生。大家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是:国外的大学需要什么样的留学生。但是毕业之后呢?这些孩子能不能幸福地找到自己?很少有人思考这些问题。


“所以高藤致远希望培养的,是自由自在的人。‘自由’是一种选择的权力,选择权越多,就越自由;‘自在’则是一种心境,是否有一个自洽的价值观体系,决定了你是否能自在地生活。我希望高藤致远的毕业生都能达到‘自由自在’的状态——不是为了考名校,或是找到报酬多高的工作,而是为了他们能够幸福地找到自己。


邱老师的观点也印证了我们一开始的疑问:“什么是最好的教育?”


“让孩子发现自我,绽放自我,这就是最好的教育。”


想要了解更多高藤致远创新学校相关信息?
即刻扫码登记↓

或点击“阅读原文”


招生办电话:02158953584   赵老师 :13120962327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张梓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