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教育!
当前位置:野望教育 > 热点资讯 > 留学 >  代写代考,灰色暴利产业

代写代考,灰色暴利产业

发表时间:2020-12-02 11:45: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这是 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的第 230 期推送


Lisa一名UK在读商科生,人称代写西施。

她不太喜欢告诉别人自己的title,尤其对“学生”们:干我们这行的,谁也不想太高调。

“但打起广告来,我们绝不收敛,”她转手就往一个留学群了条广告——


这是西施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我其实不太喜欢代写西施这个title,UK这么小,大家都认识的,还是叫我伦敦林志玲吧,或者曼大金晨,都可以的。”

最初加入这个行业,也属于误打误撞。Lisa刚到语言班的时候,有同学找她借上课笔记,同学发现Lisa的笔记写得又全又易懂,班里她的人越来越多。

在外借笔记的过程中,Lisa发现有一类同学,不需要有人教他们怎么写,只要有人帮他们把作业写了就好。

“我也是学霸,也会对这种事很不耻,但我学经济的,有需求就有交易。”发现商机后,Lisa忍不住自己接单。


“我们对外宣称自己是教辅机构,主营论文辅导、文书润色、海外高校申请,实际上做的事情,懂的都懂。

对于少数人而言,教育也是可以用金钱交易的商品,论文上的每一个单词,都在背地里标好了价格。

他们会私信Lisa,把长长的论文题目pdf发给她。接到需求后,Lisa便开始搜罗通讯录里愿意接单的穷学霸们。

“被我找上门的学霸,一开始会非常不愿意,但我的眼光一般不会有错,后来他们都会变成我的‘代写老师’,谁会跟钱过不去呢?


后来单子越来越多,一个人的力量不够了,Lisa加入了一家大型“论文辅导”机构,开始了更加“专业”的代写销售生涯。

“很多人可能觉得写手是一个团队里最赚的,但实际上,往往销售赚得多一点。”以英国为例,12月到来年4月都属于代写的旺季,在这期间,写手一个月能赚近15k磅左右,而销售有时能赚到20k甚至更多。

机构里都是明码标价的。一个单词1英镑,一篇论文下来,机构能赚3000多磅。分到销售手里有1000多,到了final季,找上门的客户多了,一个销售月入1万磅问题不是很大。”

身为交际花,Lisa单月最高入账3万磅。

Lisa有一个语言班的同学去Harrods做柜姐,第一个月的工资还没发的时候,Lisa已经是进出Harrods的常客了。她满怀嫉妒,又不得不带着王漫妮的标准笑容迎接Lisa。

Lisa知道这几位中国柜姐背地里最喜欢讲她的坏话,可是月底需要冲业绩的时候,她们还是先想到约她出来喝下午茶。

“我其实做的不算大,有个同行,是LSE的学姐,学位是买进去的,3年全程代考包办,毕业后自己就做了个代写机构,年流水都有七位数,小日子过得美滋滋。


在Lisa的学生当中,大部分都是不学无术的富二代,但她也会接到一些奇葩的客户。

“大家刻板印象里会觉得,只有不好好读书的人才会来找我们,但事实上,很多你想象不到的学校的学生,也会来找我们。”Lisa的客户学校list中,有野鸡,也有IC。

Lisa说,她接待的这些top级别学校的学生,有些并不是不会写,只是他们希望能留出时间做他们觉得“更有意义”的事情。

“比如我有一个学生,是UCL的,其实他特别会写,可能比我们的代写老师写得都好,但当时他正在创业做一个外卖app,又放不下学业,就来找我们了。”

“后来返稿的时候,他提出的修改要求让我们很多学霸老师都大吃一惊:为什么这么强还要找代写?



除了接待奇葩客户,Lisa还有一项必备技能:保护客户隐私,陪客户演戏。

“有一个客户蛮喜欢立学霸人设的,算是个小网红吧,经常在微博抖音小红书里大张旗鼓分享学术写作的技巧。事实上,她三年的作业都是我们写的。她毕业时发的那个distinction毕业证,我在朋友圈看到了5个同行给她点了赞。

Lisa有个朋友找她写作业,出分后很兴奋地告诉Lisa:你们写得真好,比我之前抱腿的学霸分数还高。“我真的笑了,那个学霸也是找我们写的。

而更为阔绰的客户,则直接开价一年作业3万磅。“其实我们根据他的作业量评估了一下,大概不到1万磅的价格就能完成。”

“后来2万哥还给我们介绍了很多像他出手大方的客户,学校里所有事情都由我们去代办,可以说,这群人对自己的学校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无所知。



为了让自己的业务扩大,Lisa和她的教辅机构没少下心思。

“那些经常在朋友圈发广告的,大部分都是全职销售,但其实我们的宣传渠道不止朋友圈这么简单。我们之前就投放过多瑙影院,效果非常好,好多人找上了我们,只可惜,他们的老板好像前段时间被抓了。”

Lisa明年就要毕业了,她表示自己对未来没有什么想法。

“做代写来钱太快了,简直是暴利,就像毒品一样,我们也很难从中抽身。”

“留在UK吗?没有机会的。回国工作吗?起薪5k。选来选去,好像不选更好。”



当我问到Lisa是否会感到良心不安的时候,她说她看见自己的朋友和客户即将面临失学被遣返时,会感觉到更加不安。

“你看过《黑暗骑士》吗?学校就是蝙蝠侠,我们就是小丑,我们都在维系各自的正义。

这是诺兰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有机会的话,还是会做点正当的事儿吧,至少有一件事是确定的,我不会让我的孩子找代写。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 End -


我是LJJ
一个做广告的95后中年人
以前在加州留学过
还有很多好玩的故事要讲

往期文章精选
(点击标题进入阅读)






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ID: LABUNIQUE
你有7.3%的共同好友关注了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欢迎找到根据地
责任编辑:张梓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