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教育!
当前位置:野望教育 > 热点资讯 > 留学 >  被疯传的35岁职场陷阱,并不是中国特产,美国中产也在“内卷”

被疯传的35岁职场陷阱,并不是中国特产,美国中产也在“内卷”

发表时间:2020-11-28 08:2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文/诞姐;来源/诞解视界

     

 
中产的内卷化并不只是发生在中国,美国、日本均如此。大家可以把美国当成时光穿越机,因为中国在很多层面基本上在复制美国几十年前的情况,美国中产的现在就是我们几十年后的未来。
 

所以今天聊一下美国中产的情况。

今天这篇文章说实话会有些颠覆大家的认知,甚至会让你细思极恐,因为美国中产的过去五十年的情况并不乐观,甚至可以说,美国中产阶级,整个群体在消亡。这话不是我说的,是美国一个很有名的作家说的,他说:

“趋势很明了……下一代人可能会看到中产阶级正在消失”。

是不是危言耸听呢?大家跟着我看一些数据就知道了。

不过要把这个事情讲清楚,首先得先下个定义,那就是什么是中产阶级。

目前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关于中产阶级的定义,美国商务部(U.S. Commerce Department)一份名为《美国的中产阶级》的报告也指出:“虽然在学术文献或大众文学中已有众多的提法,但还没有一个被普遍接受的中产阶级的定义。”

所以,我们就用一个美国相对比较主流层面的定义吧,从收入、资源和机会三方面来锁定中产阶级。

高收入:每个个体劳动者或家庭3万至10万美元。

高稳定:工作能提供高稳定性,比如稳定的工作任期,由雇主提供的医疗保险和有保障的退休福利。

高向上流动性:跳槽机会多,并且可以越跳越高。

简要总结一下中产阶级的特征就是:

高收入、高稳定、高向上流动性。

这跟大家的认知也差不多吧?

好了,做完定义工作之后,我们还是得回看美国中产崛起和发展的状况。

日本一样,1945年之间,美国基本上也是没有中产阶级的,社会构成是少量的资产阶级+大量的下流阶级。

二战给美国带来的巨大的机会,叠加工业革命释放的巨量工作岗位,工薪阶层拥有了稳定增长的工资、养老金、健康保险和带薪假期。

这部分人为美国经济的繁荣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而他们自己也从国家经济增长中获益许多,形成了下流阶层向中产阶级的进化。

中国媒体嘴里经常说的美国社会是橄榄球型的社会机构,就是这个阶段形成的,橄榄球型中,大部分美国人位于中间阶层,也即中产阶级占了美国社会的多数。

50-60年代,这二十年是美国中产阶级过得最爽的二十年。

从70年代开始,变化开始显现,始作俑者就是“全球化”的出现。

全球化的发展导致美国资本可以在全世界范围内配置资源,当然包括人力资源。

从70年代开始,数以万计的美国制造工厂,先是转移到美国工资较低的地区,后来直接转移到海外,比如中国这样的廉价劳动力国家。

直接后果就是,二战后,制造业在美国就业岗位中的比重达到了40%的峰值;1981年滑落至27%,然后在2010年降至8.1%。

要知道,美国曾经是制造业大国,工人们那都是享受高工资,并且有体面的医疗和养老福利的。很多人在工厂里可以稳定的工作几十年,这可是妥妥的中产阶层。

制造业占比从40%降到8%,这意味着什么?稳定的生活来源没有了啊!

想想现在自嘲“社畜”的我们,会吐槽的“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不敢生病,不敢辞职”,这其实都是美国人曾经经历过的痛楚。

制造业外迁首先影响的是蓝领阶层,接下来开始波及白领阶层。

计算机的发展,先是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通用电气公司(GE)、通用汽车公司(GM)和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这样的大公司开始大量裁掉白领岗位。

接下来,人工智能的崛起,又淘汰掉制造业、银行业和金融服务业、客户服务以及中层管理岗位。

数据显示,在1990~2000年的十年间,失业对那些受过良好教育(一些为大学或大学以上学历)、高薪(40000美元或更高)的人,打击最为严重。

曾在金字塔顶端的华尔街骄子们可能从来没有想到——2019年,花旗集团和德意志银行分别裁员1万人、1.8万人。

全球著名咨询管理公司麦肯锡的报告预测,2017—2020年,机器可以取代30%的华尔街投行员工。

以上就是美国从二战后到现在,中产大致的状况。

如果上面只是说整个产业链的优化导致的中产阶级岗位的消失,那么接下来就是最刺激、最扎心的。

先看两张图表:

表一 1947~2011年平均每小时和每周工资变化趋势

资料来源:U.S.Department of Labor,Current Employment Statistics (CES)



表二 1959~2011年所有全职全年受雇者的年收入中位数

资料来源:U.S. Census Bureau,Current Population Surveys,“1960 to 2012 Annual Social and Economic Supplement”



结合两张图,大家可以看出,从1947年-1973年,中产阶级的收入是稳步上升的,增幅超60%;中产年中位数也是增加的,从1959年-1973年,14年涨幅为22%;

这三十年的快速发展,恰恰养成了中产的路径依赖。

然而,从1973年-2011年,此后这三十年,以通货膨胀调整后的美元为单位,中产收入反而经历了下降然后在低位维持的状态:

时薪下降7.4%,周薪下降了12.4%。年收入中位数下降了8.2%,实际收入从1973年的45748美元降到了2011年的42000美元。

辛苦30年,工资连通胀都没跑赢,这可是中产阶级啊。就问你,慌不慌?

收入下降了,至少也算是个铁饭碗,工作稳定,福利好吧?

并非如此。

根据美国劳工部的数据,按“平均工作任期”即在岗平均年数来测量的职业稳定性,就会发现1973~2006年期间中产所有年龄组都在下降。

说白了,就是“干着干着被裁掉”的数据上来了。

而且福利也是缩水的。医保和养老金覆盖面减少,自付比例增加,结果就是如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调查发现的,20%的美国家庭在支付医疗账单方面存在困难,其中一半的家庭表示,他们完全无力支付任何医疗账单。

工资没跑赢通胀,稳定性还降低了,好不容易攒的钱还不够看病和养老的,扎心吗?

那中产的最后一个稻草:高向上流动性,能保住不?

抱歉,保不住。

根据美国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Center for Economic and Policy Research)一份符合中产要求的“好工作”的标准为“至少支付每小时18.50美元,有雇主提供的医疗保险和某种养老金计划”。

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EPI)的一位经济学家估计,未来几年中,美国将创造的就业岗位中,仅有约三分之一符合“好工作”的标准。

也就是说,你要是想辞职,大量的人盯着这个职位呢,更年轻,更能干,而且工资还更少。

在这种情况下,中产阶级子女教育的问题是个大麻烦。

如我们之前分析的,中产阶级过去通过读大学获得了竞争优势,因此会具备路径依赖,所以大家都要让孩子去读大学。

但现如今,根据美国劳工部的数据,2010~2020年间本科毕业生总计有856.2万个工作岗位空缺。但在这10年中,美国的大学和学院每年将有约160万个学士学位毕业生,整个十年将会产生1600万名大学毕业生。

1600万大学生,竞争856万个工作岗位。

意味着一半的大学生毕业后是没有工作的,这不就是毕业即失业吗?

然而,自2000年以来,美国大学的学费上涨了72%。美国目前的高校贷款超出了信用卡贷款,高达一万亿美元。到学生毕业,平均每个家庭债务将超过33000美元。

很多中产把教育放投资,咬牙砸钱进去,无非是希望孩子过的比自己好。

可是,又要来扎心了。

大家看一下下面这张表:


砸钱给孩子,换来的并非是阶层的跃升。

只有29.6%的孩子,收入超过了父母。

33%的孩子,收入不如父母;

37.5%的孩子,收入跟父母差不多。

从70年代开始到现在这50年的时间,美国中产经历的是钝刀子割肉,或者说温水煮青蛙式的屠杀。并没有出现任何急剧或者突然的转折点,而是一个长期、缓慢、逐渐但持续向下的流动。

用美国作者厄尔的话来说就是:



 
我们发现它这种流动就好像在一个肌体上施加大量用小刀切割的伤口的积累过程,每一刀单个看起来没什么影响,但加起来,成千的伤口渗出生命之血,小伤口也杀人。

中产阶级就是这样死去的。虽然许多人还认为自己是中产阶级,但我们认为大多数人并不是。
 


看完以上的分析,有没有倒吸一口冷气?

时不时有人抱怨中国教育有问题,抱怨中国阶级固化了。

但其实,美国、日本,这些发达经济体,早就用自身经验告诉你,珍惜中国吧,中国还没到那一步你都受不了了,真到了阶级固化的时候岂不呜呼哀哉?

你一旦站的更高,视野更远,就一定明白作为游戏参与者,当游戏规则改变时,你需要做的是怎样进行资源配置,而不是一味的抱怨游戏规则对你不够友好。

美国之所以会出现“中产消亡”的情况,就是我说的,中产最大的问题就是“羊群效应”,过于执迷于路径依赖。

不抬头看天,只是一个劲的埋头拉磨。外界环境已经发生变化了,他们却仍旧沉迷在过去带来成功的路径里,并将这条路径加之于孩子身上。

其实,过去五十年,我们从外部的角度来看美国,感觉机会多多,层出不穷,对吧?

这的却也是大量美国雇主的看法。一方面是这么多大学生就业形势低迷,另一方面,雇主却反映找不到合适的人才。

美国大学协会针对雇主做的一项调查显示,几乎所有的雇主(93%)都认为:相比于求职者在大学里学了什么专业,他们所展示的批判性思维能力、清晰的沟通能力以及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更为重要。

谷歌公司曾经以只雇用那些名牌大学里绩点最高或考试分数最高的学生而闻名。然而,2013年之后,谷歌人力资源部高级副总裁拉兹洛·博克(Laszlo Bock)好几次在访谈中表示:绩点和分数这些数值在预测谷歌的员工效能这一点上没什么价值。目前谷歌正在探索到底该如何判断求职者的个人使命感个人自主性;并且他们越来越多地雇用一些没有取得大学学位的人。面试官们希望应聘者们去讨论一些他们曾经试图解决的复杂的分析性问题。

《优秀的绵羊》这本书的作者威廉教授在耶鲁大学工作了24年之后,辞掉了自己的终身教职,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感觉当下的大学生大都聪明有天分,但同时充满焦虑,胆小怕事,对未来一片茫然,极度缺乏目标感,所有人都在老实巴交的朝一个方向前进。

你的孩子必须要有自己的方向、自己的目标、自己的主见,以及自我学习的动力、高效学习的方法和健康的情绪调节能力。这一切,不是你家长给他说了算的。

作为家长,你真正需要做的,是提升自己的眼界,为孩子创造适合尽可能丰富的环境,让他能够在这个丰富环境中发掘和发现自己。

我说的新赛道,并不是让孩子不去学习,而是让家长们明白,死学习带来的优势不再像以前那么明显了,当知识成为标配的时代,你需要的是思考怎样在标配之外提升孩子的竞争力。

我说的不“鸡娃”,是不要死板的机械的让孩子刷题,而是因势利导,调度他们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或者,我们可以把它称之为“降维打击式的鸡娃”,站在更高的视角上去思考和规划。

因为带来高收入的开放性、复杂性,不是一日就能练就的。


在孩子成长的前十几年,你安排好一切,没有给孩子一点自主性,他怎么可能在大学毕业的那一刻,突然就有自己的目标,有自己的生活,并拥有复杂性了?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诞解视界(ID:danjieshijie)这里是有钱有趣有脑的不俗灵魂聚集地,主业成长,副业吐槽,不花冤枉钱,犀利看世界。
诞姐:教育媒体公众号“帝呱呱星球”创始人,著名投资人,曾为知名律师事务所律师。

—— END ——


责任编辑:张梓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