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教育!
当前位置:野望教育 > 热点资讯 > 外语 >  俞敏洪:我的母亲

俞敏洪:我的母亲

发表时间:2020-10-13 12: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我从小就知道生活的艰辛和不易,知道人需要坚毅和努力,这要归功于我的母亲。


母亲总共生了三个孩子,我上面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但我哥哥在四岁的时候得了肺炎,我外婆迷信,说是被鬼相了,不让送医院,结果最后一刻送到医院肺都烧黑了,医生说来晚了一个小时,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哥哥离开这个世界。母亲撕心裂肺哭了很长时间,回头把全部的爱都倾泻到了我身上。我小时候很不争气,同时得了哮喘病和肝炎,把我父母弄得提心吊胆了很多年,最后总算活了下来。小时候我能记得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天天打针,每天因为打针我像杀猪一样地哭。我母亲被我哥哥的死弄得胆战心惊,只要我有一点毛病就送我去打针。我姐比我大五岁,高中毕业后当了赤脚医生。这事和我有很密切的关系,因为我姐当了医生,给我打针就方便了。


母亲是个个性很刚强的女人。母亲有兄弟姐妹八个,因此我有六个舅舅和一个姨妈,从我记事起我的这些舅舅和姨妈就很听母亲的话。谁家要有了问题,只要母亲一出面,她怎样决断大家就怎样做,从来没有人反对,不是因为她凶,而是因为她的威望高。据说在母亲很小的时候,她的这些哥哥姐姐们就都听她的指挥。母亲是我们生产队的妇女队长,生产队的工作没有她的决策就几乎没法进行下去。她公正无私,做事情带头吃苦,所以威望极高。我记忆中的两件事情说明母亲是个极好的人,一是有一次突然下大雨,家家户户场上晒着粮食,母亲带领全家拼命帮助人家把粮食往回搬,结果自己家的粮食被淋了个透湿。还有一件事情是每当村上有人家断了炊,母亲一定是第一个把自己家剩下的粮食分出一半送过去的人,所以整个村庄都佩服她,听她的调遣也就成了很自然的事情。现在老太太已经快80了,在北京已经住了十几年,但只要一回到村上,大家就会很自然地把村上搁置下来的事情交给她来决断。从我记事起,我家的事情就都由母亲说了算,父亲落得什么都不管,自己喝酒快活,所以养成了什么都无所谓的宽厚个性。尽管母亲很爱我,但却从来没有宠过我。她也许是太了解生活的艰难了,所以从小就训练我面对生活的勇气。我从小就在农田里干活,插秧、割稻、撒猪粪,样样都干,从来没有过被娇宠的感觉。父母下地干活,我就在家做饭、炒菜、洗衣服,到现在我还保留着自己做饭洗衣服的习惯。每天放学回家,我就忙着割草、喂猪、放羊,一年里的几头猪几只羊,是全家能够换点钱过年的唯一保证。有一年冬天下了雪,家里没有了草喂猪喂羊,母亲让我拎着篮子到野地里去,把雪拨开,把雪底下的青草一棵棵割起来。我割了整整一天,冻得半死,但却收获了满满两大篮子的青草。这一天成了我童年里最艰苦也最美好的记忆之一。


在我的记忆中,母亲几乎没有打过我。她根本不需要打我,只要看我两眼,我就知道自己必须加倍努力,否则事情会很严重,所以我的勤奋很大程度上是被我妈逼出来的。如果没有我的母亲,我肯定到不了今天这个地步。母亲唯一一次打我是因为一双凉鞋。农村孩子从小赤脚,很少穿鞋。大概在我八岁的时候,母亲用她攒了很久的几块钱,一狠心给我买了一双崭新的凉鞋。我穿上后那个高兴啊,一路就向小朋友们炫耀,然后又和他们一起到河里游泳,游完泳就赤着脚回了家,完全忘了凉鞋的事。回家后母亲一眼就看到了没有凉鞋,马上和我一起去河边找,哪里还有凉鞋的影子。母亲那个气啊,揪住我一顿臭打,把一根竹竿都打断了。刚打完,别人就把捡到的凉鞋送来了。晚上我疼得屁股都坐不下去,母亲又抱着我哭了一夜。


我后来能够上大学,能够成为老师,也是因为母亲。从小母亲就说在农村一辈子太苦了,能够当个先生最好。农村人嘴里的先生就是老师的意思,所以我从小被母亲念叨得对老师这个职业充满了憧憬,因此不管怎样被老师折磨,都认为老师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崇高人物。还好我从小就喜欢读书,尽管上学成绩不好,但从不厌学。高中毕业时的1978年,中国迎来了全国第一次高考统考,我也参加了考试。结果自然是一败涂地,英语才考了33分。回到农村种地,我死心了母亲不死心。听说家乡的一所初中缺英语老师,她就拼命到校长家走关系,说我高考考的就是英语,英语水平很好,硬是把我塞进学校去当了代课老师。那一年我16岁,英语是勉强能背完26个字母的水平,哪里能够教学生。但农村的初一似乎怎么教都行,学生还很喜欢我。从当代课老师开始,我决定第二次参加高考,结果又落榜了。之所以决定考第三次,也是母亲起了重要作用。我本来都打算放弃高考了,但母亲听说县政府正在办一个高考外语补习班,就拼命在城里请人帮忙让我进去。她一个农村妇女,在城里哪有什么关系啊,可她硬是找到了补习班的班主任老师,把老师感动得不得不收下了我。母亲从城里回来那天晚上,刚好下着大暴雨,路上她摔沟里去了好几次。我在家里等着母亲,一看到她浑身泥水雨水,成了个落汤鸡的模样,立刻就明白了这一次只有一条路了。拼命了一年以后,我终于走进了北京大学。在我拿到录取通知书之后,母亲一高兴,把家里的两头猪都给宰了,让全村人足足吃了两天。


开办新东方以后,我经济上宽裕了一些,就把母亲接来了北京。老太太闲不住,经常会到新东方来转转,结果新东方所有的人都开始跟她熟识起来。老太太热心,总是这样那样帮助别人排忧解难,因此赢得了很多人的敬重,大家都热情地叫她阿婆。


我从父亲那里学到了宽厚,学到了退一步海阔天高的态度,又从母亲那里继承了坚忍不拔、决不放弃的精神。父母成就了我的个性,我的个性中融入了父母的优点,他们个性中的矛盾也结合到了我一个人身上。今天我做事的风格和为人处世的态度,几乎每一点都能够从我的父母身上找到来源。


责任编辑:张梓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