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教育!
当前位置:野望教育 > 热点资讯 > 留学 >  有偿补习班:中国家长在举报,美国家长在拥抱

有偿补习班:中国家长在举报,美国家长在拥抱

发表时间:2020-09-27 13:35: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From:叁里河
ID:Sanlihe1
文 | 吴锦清

进入暑假之后,温州某个本地新闻大 V 平均每周都会发上几条关于课外补习的新闻,其中涉及了十几所本地初高中,大多都是家长或学生举报老师及学校违规有偿补课的,还有不少甚至是组织学生去周边城市进行游击补习。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现在。

而地球另一边却是另外一番景象,被疫情严重影响的美国师生,包括学生家长,正在积极地组织线下的迷你小学校,并乐此不疲。

在得知秋季必须进行线下授课后,24 岁的一年级老师肯德拉·牛顿(Kendra Newton)辞去了在佛罗里达州橙县公立学校的工作,准备前往俄勒冈州。在那里,她将带领一个由八个学生组成的学习小组(learning pod)。

据牛顿说,自己所在的学校为了政府拨款不得不开启线下教学,而学校对安全的唯一要求是孩子必须戴口罩。班额和以前一样,社交距离也很勉强,因此她的安全根本得不到保证。而在学习小组,学生只有 8 个人,一个孩子每学期将支付学费约 4,300 美元,比她在学校的收入还要高。

这类学习小组目前在美国非常流行。学习小组就是让几个家庭的 4-10 个孩子聚集在一起学习,或者在某个孩子家里,或者另选一个感染风险低的地点,聘请一个专业的老师给他们上课。

这非常像目前国内被明令禁止的老师带班。但是对比国内培训班上有政策禁止下有家长举报的处境,学习小组却格外受美国家长的欢迎。因为学校停课、课程转为线上,家长因工作、精力等因素无法看顾孩子、监督学业,导致对有带班老师的学习小组的需求直线上升。在 Facebook 之类的社交平台上,随便就能找到各种求老师、求家庭“拼团”的帖子,有些家长甚至在 9 月开学后也不打算送孩子去学校,而是在学习小组学习。

学习小组对家长、学生和老师来说是个三方受益的临时解决方案。对家长来说,线下复课存在安全隐患,而让他们在家上网课,又需要自己花精力照看孩子;对学生来说,线下小组既能学到知识,也能弥补停课带来的社交缺失,缓解心理压力。

在老师这方面,人数较少的学习小组既可以降低大班教学感染风险,还能够获得不错的报酬,甚至比之前收入还高。但对于教师方,学习小组还直接解决了他们长久以来对公立教育系统的最不满的两点,一是大班教学带来的高负担和低满足感,二则是收入低这个老问题。

因此对于这些公立教师来说,虽然个人带班是疫情期间的一个临时解决方案,却也解决了他们在系统里最大的痛点。所以,不只是家长们在网络上找老师、求拼团,行动力较强的老师也主动拥抱这个趋势。

康涅狄格州的美术老师塞莱斯特·福斯特(Celeste Forst)就是出于对在校内感染病毒的担忧,在 8 月份辞去了公立学校长达 7 年的教师工作。她在辞职信中写道,虽然这个选择令人痛苦但也很简单、很轻松。“因为我正在做出最适合我和家人的选择,保护自己的身体和心理健康。”

福斯特还说,“我加入了很多老师群,我知道很多老师都在辞职。很多老师坚持到开学政策发布前的最后一周,他们仍寄希望于学校能采取远程授课,但事实让他们很失望”。之后,福斯特将和另一位离职的老师蒂亚·米勒(Tia Miller)一起做学习小组的生意,她们计划组建 10 个左右的学习小组,福斯特自己将带领其中一个。

米勒最初想让自己上八年级的儿子加入学习小组,于是在社交媒体上发了个帖子问其他父母是否感兴趣。结果她收到了无数家长“救救我”的短信和邮件,就决定亲自开展这个“业务”。

按照她们的计划,每个学习小组每周集合三天,每周收费 1000 美元,由所有家庭分摊。每次线下学习将配一位有资质的老师,老师将使用县里的学习课程教学,并为学生提供学业上的帮助。每个学习小组的学生可以混龄,参加哪个时间段和教学天数完全取决于学生,而来自同一社区、学区的学生会尽量在一个小组,从而降低安全风险。

这种个性化的学习小组显然很有吸引力。米勒手上有一份表格,镇内的潜在客户就有 120 多家。如果按每家 1 个孩子、每个小组 10 个人计算,每周就能收取 12000 美元。

按照《纽约时报》 2018 年对公立学校老师薪水的统计,米勒只需要 4 周就能赚到最低的南达科他州老师年薪 42,025 美元的水平,7 周能赚够最高的纽约州 79,150 美元的水平。按这样算,办线下学习小组确实赚钱,加上办学成本降低,每个老师能获得的薪水也能更高。

家长和老师都满意了,不高兴的是当地教育部门和学校。

Facebook 上有个成员都是微小型学校/学习小组老师的非公开小组,创建于 7 月 21 日,成员已有近 900 人。虽然没法确切统计全美范围内有多少老师从公校辞职去带学习小组,但从学校和教育部门的声明里就能看出一二。

在明尼阿波利斯,学区谴责这类学习小组是永久的“系统性不平等”;在洛杉矶,教育局干脆宣布学习小组“与当前的公共卫生指令不符”;还有些地区的学校表示,如果老师在外面兼职带学习小组,将会被开除。

在丹佛,学区的教育委员会在 8 月中旬发布了一份声明,“恳求”父母不要让孩子参加学习小组。“如果你一定要参加,请不要聘请公立学校的老师,不然那些最需要老师的学生就会失去仅有的老师。”

除了老师辞职去学习小组带班,疫情也促使全美范围内老师退休,仅在犹他州的一个县就有 79 位老师退休。因此,有在职老师提出警告,当心即将到来的教师短缺,特别是在疫情下,这不是威胁而是事实。

一方面是公立学校老师疫情之前就已经开始陆续辞职。数据显示,2018 年公校教职员工离职的速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快。Business Insider 报道,在 2019 年末,美国有超过 30 万个教育岗位空缺。

二十年教龄的老师马德琳·克莱斯(Madeline Clays)详细列举了她认为老师辞职的原因,比如工资低、行政事务多、校园霸凌等。

虽然根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教师的收入只有同等学历专业人士薪水的 55% 至 59%,但工资低绝不是老师辞职的主要原因,因为在成为老师前,大家已经有心理预期。更多的还是压力大、备课时间少、工作环境差,还有家长无尽的要求和不听话的学生。克莱斯总结,许多教学经验丰富的老师离开教师岗位去找新工作,是因为“你可以自行决定是否要上洗手间或放松精神,而不是只在下课铃响的时候。”

另一方面是新老师的补充跟不上速度。

Business Insider 报道,自 2010 年以来,接受教师培训的人数下降了三分之一,这意味着少了四万名有志于教育行业的工作者。除了四个州外,其余州的教师培训入学人数均有所下降,在密歇根州、俄克拉荷马州和伊利诺伊州等州,入学率甚至下降了 50% 以上。

疫情也造成了大量教师裁员,不少老师又主动离职去当带班老师,留在公立学校的老师将面临更艰巨的挑战。因此,很多人接着对学习小组的讨论提出了要改革公立教育的呼声。

对比之下,国内公立学校的老师相对稳定一些,因为他们在疫情期间忙着上网课、值班、完成各种任务,也没有美国老师那么多对于疫情的担忧。反而是民办幼儿园老师、培训机构老师更艰难,要么被迫离职转行,要么直接被辞退。

虽然学习小组很受欢迎,但也不是所有老师都提倡的。纽约的一位幼教老师在推特上发声,认为学习小组是 2020-21 学年最不公平的形式之一。学习小组价格不菲,低收入家庭学生根本无法负担,不同家庭学生之间原有的学业差距将被进一步拉开。

这种学习小组就像国内流行的老师自办补习班。家长们对这种老师办的培训班又爱又恨。有些家长认为任课老师补课总好过课外机构,但也有些是出于师生关系或成绩考量 “被迫” 报班。如果不报,老师可能会给自己孩子脸色看,而且因为办课外班利润更大,个别老师难免会把更多精力放在课外,从而影响内校内教学,对没报班的孩子很不公平。

《河南商报》曾经报道,有位从 2010 年开始在课余时间利用身边的教师资源和学生资源不定期开设培训班的在职老师,到 2015 年已还清了两套郑州市区房子的贷款,平均下来一年有几十万元的收入。

所以在 2015 年教育部印发《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后,许多家长、学生选择举报教师课外办班,出现了一到平时小举报,寒暑假大举报的画面。同样的有偿补习,中国家长在举报,美国家长在拥抱。

-end-


★ 你距离名校还差多远?★ 


新申请季即将开始,很多家长和学生对学校选择/时间安排/面试准备/活动选


没关系!我想你需要方舟留学资深美国留学顾问为你做一个免费的评估!


长按二维码参与报名



责任编辑:张梓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