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教育!
当前位置:野望教育 > 热点资讯 > 移民 >  收金庸、何家大宅,狂扫香港伦敦豪宅又迅速回流成都,神秘富商串起名流圈

收金庸、何家大宅,狂扫香港伦敦豪宅又迅速回流成都,神秘富商串起名流圈

发表时间:2020-09-16 21:3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本文由蓝小姐和黄小姐(微信号:misslanmisshuang)授权转载
作者:苏一白、黄小姐


疫情之下,世界不安,资本跑得贼快。
世界投资房地产的主战场转移到了伦敦。


01

据法国巴黎解行房地产集团的最新数据进料示,2020年上半年亚洲投资者已经投入6.28亿英磅(约57亿人民币)进伦敦地产市场,同比暴增七成有多,而伦敦中心第二季度的房产交易中,亚洲买家占据31.4%,而去年同期间只有9.8。


其实富豪们进军伦敦市场早已有年,早在四年前,就有位神秘富商进军伦敦,豪买一气,而他之前在香港豪买的记录也曾让人目瞪口呆。

他那一栋曾经位居半山之山震摄香江的豪宅何东花园最后以51亿港币也是在2015年卖给了这位神秘富商。

先让我们来欣赏下这笔创下香港历史成交记录的豪宅到底是几多风光。

要知道神秘富商买下的时候不光支付了51亿港币的巨款,连印花税和双倍印花税两项就交了12亿,完全够单独另买一大栋豪宅了。

如此昂贵,不仅因为占地巨大,更因为这是在香港仅存的一处与何东爵士有关的大宅了,极具历史价值。

▲ 这座建于1927年的中式大宅及私人花园,风格上融合了中西特色,占地11160平方米,光看图中的建筑分布就能想象这个大家族的财大气粗。

不过,这所大宅唯一的业主,何东的孙女何勉君并不认可它的价值。

▲ 她在2012年接受采访时说觉得房子又老又旧,看不出有什么风格,也不值得花钱维修。

▲ 虽然连这中式凉亭柱身的墨宝都是左宗棠所书,但这位孙女仍旧不认为有什么历史价值。

当时政府本来打算拿30亿赔偿给何勉君好把何东花园规划成古迹,结果她直接开价70亿,数额庞大到财政无力承担。政府又提出方案,拿后面的大片土地与之交换,她又觉得亏了还是不同意。时任发展局局长的林郑月娥多次交涉都无功而返,最后只能放弃保育计划。

▲ 何东身前留下的三项不卖的物业,最终还是在子孙手里被悉数卖尽,也是唏嘘,其中尖沙咀东英大厦的买家是大刘旗下的华人置业,于03年楼市低潮时花11亿购入,华置现在的掌权者是甘比三姐妹。可见创业容易守业难,豪宅是豪,但是要维持它运转的开销也足够压人,能力稍弱一点的后辈都顶它不顺。

▲ 张松桥在买下何东花园后直接推土夷为平地,规划在其上建两栋市值达72亿港币的住宅。

▲ 18年星岛日报拍到的最新照片。旧址的宝塔亭楼得到了保留,而上面的两栋别墅也已经初见雏形,看这占地面积绝对是庄园级别的豪宅了吧。



02

那这位一掷千金的买家张松桥到底是何方神圣呢?很多人不甚了解。

▲  先让我们来熟悉下这位神秘富豪的长相。

张松桥,1964年出生在重庆。高中毕业前的全部生涯都是在重庆度过的,1980年,他买了张单程车票来香港过了两年半工半读的日子,这两年改变了他的一生。

▲ 有记者走访了他位于重庆猫儿石的老家,而今已是人去楼空,一片荒凉。

关于这位富商的发家史,网上有着无数个版本,对于他到底如何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简直是讳莫如深。

有一说,他的祖母是越南华侨,作为长孙的张松桥拿到了不小数目的遗产作为人生的启动资金。但又一说直言他的父亲只是一名化工厂的小职员,是由阿姨带着他来香港闯荡的。这两种说法自相悖逆,毕竟如果祖母有钱,怎么可能不惠及儿子只照顾孙子呢?

无所谓了,英雄不问出处。

在香港的张松桥掐准了改革开放的契机做起“中港贸易”,1985年20刚出头的他创立了一家叫渝港的公司,主营把各种小商品卖到内地,尤其当时成本只有几块钱的电子表芯倒卖来内地直接价值百元天价,他从中赚取的利润高达几十倍。

张松桥说,他在90年代回重庆时已经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事实亦是如此。

那时大量红筹股来港上市,他和“红筹之父”梁伯韬一拍即合,后者把他包装成了29岁最年轻的上市公司主席。1993年渝港国际在港交所上市,当天涨幅过倍。

也是在那个时候,他把目标对准了老家重庆,成立了中渝实业公司,一口气在渝北盘下2000亩生地,并拿出其中800亩开发了大名鼎鼎的加州花园。

▲  加州花园,也是重庆第一个拥有社区概念、物业配套的小区,在那个年代绝对算是响当当的豪宅。

除此之外,他又在重庆投资了数十亿元参与了多个房产项目,顺势而为,自然是赚得盆满钵满。

就算加州花园当时爆火,张松桥依旧不接受外界采访,他对此的解释是“我们还是小企业,还在走上坡路,不希望引起公众的过多关注。”

正如谦虚的他所言,虽然财富激增,但明面上还只是个混迹港圈的普通商人,上市为他打开了一扇通往上流社会的门,之后的路该如何走,那时的张松桥需要好好静心琢磨。

直到1999年,他买下了一家名叫确利达的公司的两成股份成为大股东后,地基算是愈打愈稳了。

▲ 这家确利达包装实业有限公司,创始人是林孝文。他之前是名外科医生,后来弃医从商。而他的太太庄月华,就是李嘉诚太太庄月明的亲妹妹,也就是说林孝文是李嘉诚的连襟。

夫妻俩89年共同创立了这家公司,99年在港交所上市,可惜半年即被斩仓。张松桥伺机而动,以超低价2500万元向林孝文购入两成股份,之后06年又耗费33亿把重庆的中渝实业注入确利达,以中渝置地取代上市。

从此一手创立的公司林孝文只能甘当个副主席,不过张松桥性格低调,他宁愿做幕后大老板,很少出现在台前。

▲  公司发布财报、对外交代永远都是任副主席兼董事总经理的林孝文(左二)或者旁边任副主席的黄志强(右二)出来发声。

林孝文医生在港圈最大的头衔除了上市公司主席,大概就是李嘉诚的襟弟了,尽管后来他跟庄月华早就离婚分道扬镳。揣测原因自然是他本人多情咯。

▲ 林孝文离婚后的绯闻对象包括一众女星。有后来改名为张羽希的歌手张苡澂,还有因为车祸意外身亡年仅28岁的陈僖仪,他被指是助力这些年轻姑娘逐梦娱乐圈的背后金主。陈僖仪车祸身亡后他更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饮泣,对两人的情侣关系不置可否。

他后来跟微博上一位年龄差近40岁的网红生了个小女儿,今年刚满6岁。

▲ 随便看看网红ins发的图吧。跟着富豪自然是有好处的,买起爱马仕像批发一样,必备收藏单品喜马拉雅更是早早收入囊中。

▲ 两人情侣关系多年,最后于18年底彻底分开了。网红速度有了新欢,也是位澳门富商。新欢的前妻竟然是常上《康熙来了》的钱帅君的姑姑,前中华票券董事长钱龙涛之女,钱德月。这位台湾名媛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有空单聊,这里不展开了。

庄月华相比他儿子、前夫就很低调了,难得一次出现在媒体面前还是11年为自己创办的帮助失业女工再就业的时装品牌LOVE+HOPE站台。

▲ 儿子林忠豪也来捧妈妈的场

▲  在富二代圈子里,林忠豪的名声显然是不怎么好。被称为“水哥”的他最著名的一段情是和廖碧儿,他还在跟廖碧儿分手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自己不是没钱,结果被媒体误解成他怪女方太爱钱,实在是一出好戏。

不过自从他13年认识现任女友(18年在新西兰求婚不确定而今是否成婚)Susanna Yiu之后,感情生活那是相当专情和低调。

▲ 这位美女绝对是盘靓条顺,13年两人被拍到时,女方身边已经有个四岁大的儿子要照顾,但显然林忠豪丝毫不介意当后爹,专职做司机接送。两人相识数月,他就对媒体放话说对方是结婚对象。

▲ 翻了眼美女的ins,生活那是相当的滋润,大多都是私人飞机、游艇、各地旅游,当然还包括拥有专属车牌的Tesla,巨型Graff的钻戒和Chopard(肖邦)的手表。

不过“水哥”林忠豪最近几次新闻都不怎么光彩啊。

▲ 18年在中环被人挂横幅寻人讨债,至于到底发生什么无人知晓。

▲ 前几天又因为开空头支票被人告上法庭,数额区区25万,“水哥”不可能连这点小钱都要抠吧。不过都分手这么多年了,他还被叫做“廖碧儿前男友”或者“李泽楷表弟”大概也说明了这些年他本人并没有值得拿出手的战绩。

不管林家在外界眼里是不是“假大空”,沾着李嘉诚亲戚名号的光,至少这层上流社会的关系网是真实存在的。张松桥正是运用这点,展开了他踏足名流之路。

2000年,他以6亿购入尖沙咀彩星中心和中环世纪广场的彩星地产,并改名为渝太地产。01年再次用6亿收购港通控股,这家公司英文名Cross Harbour(记住这个名字后面会提到),拥有多项香港大型交通基建设施,包括西区海底隧道、大老山隧道、电子道路收费系统的快易通及香港驾驶学院。

完成了这几步才算完成了张松桥在香港的版图布局。至此他手里光香港上市公司就有四家,中渝置地,渝太地产,港通控股,渝港国际。

▲ 19年1月他把渝港国际的股份悉数卖给了维他奶家族后人罗琪茵,并且辞任董事职务。

罗琪茵正是他在“大D会”的好友庄友坚之妻。

▲ 庄友坚(图右),中南证券的掌门人,外界称为“壳股玩家”。他和罗琪茵(图左)拍拖14载于15年在罗马完婚。罗琪茵的胞妹罗秀茵之前嫁给了赌王二太独子何猷龙。


这里提到的“大D会”也是张松桥串起整个名流圈的关键,说到底还得感谢林孝文的引荐。

“大D会”是围绕已经离世的新世界发展创始人郑裕彤建立起来的“共荣圈”,因为一帮富豪热爱聚在一起“锄大D”(一种纸牌玩法)而得名,玩牌之余顺便分享各种生意机会,有钱一起赚。

港媒用“锄D锄到住山顶”来形容张松桥的发迹。

▲ 虽然都是富豪,当然也有等级之分。郑裕彤是大D会的盟主,一帮人唯他马首是瞻,他去世后地位由儿子郑家纯接管,大刘在其中的地位排第二,其他核心成员有英皇的杨受成、香港烟草集团董事会主席何柱国,还有何柱国的亲家林建岳,林孝文、庄友坚之流排位更后。

有人好奇,为什么图里出现了恒大主席许家印。那还是通过张松桥的牵线搭桥。

有报道称恒大08年第一次赴港上市受挫,当时的小许三天两天跑去陪“大D会”大佬们打牌,隔年重新赢得了上市机会。看看这一帮人在恒大上市投资推介会上合照的架势,谁才是背后推手当真一目了然。

▲ 这张图的另一个角度可以看到站在最左边的林孝文,站位说明一切啊。

“左右逢源”是外界对张松桥这么多年无往不利的解释。

他在商界那是吃得相当的开。在香港利用自己在重庆的人脉铺路搭桥,在内地呢就利用港商身份,帮助香港富豪们进军广阔的内地市场。

自学粤语并且精通的他,虽然说话多多少少带着一丝普通话腔调,依旧交流无碍,颇受前辈们的喜爱。彤叔大刘都亲切地爱称他为“阿春”(有一说是因为他的名字类似于某名人)。

本来通过林孝文进入“大D会”的张松桥只能在下面俯首帖耳,但在房地产市场上的几次大显身手令他是越战越勇,现在已然跻身和大刘平起平坐的地位了。

▲ 看看2019年的跨年晚宴,他和许家印、马云、大刘的合影,虽然站边上也不妨碍他的重要性啊,何况他自始至终都算是低调不抢风头的那种。

▲ 还有一张携家带口的合照。大刘旁边的甘比自然不用多提,张松桥旁边的是他的太太张朱秋慧,而许家印被挽手的是难得出镜的太太丁玉梅。

虽然私下行事低调,张松桥在商场上那绝对算是雷厉风行的。

▲ 中渝置地的一个投资原则,就是只投资最高质量的战利品,他们之前甚至连跟人合作分五五成的股份都不乐意。

在香港本土的几次交易,除了让张松桥名声大振,更重要的是赚到大钱。有一说,他的很多投资都是在炒楼高手刘銮雄的指点下进行的。

2004年他以1.38亿港币购买了金庸位于山顶道1号的旧宅。

▲ 这套房子是金庸在1985年以1250万入手的,买下后考虑到“路冲”觉得风水不祥并没有搬入,直到邀请著名风水大师专门前去探访后,才发现这栋豪宅设计之初就考虑到了风水因素,绝对算是“三元不败格局”的上佳住所。

结果也的确如此,1985年到1996年,在金庸搬入的11年内,正是《明报》鼎盛时期。1996年更是十分聪明地在金融危机来临之前以1.9亿高价转手给了品质国际集团的李同乐。待李同乐经历完整个金融危机房价暴跌于04年转手给张松桥时,光账面亏损就达5200万港币了。

05年,他又以4.3亿港币从中银香港手中购得山顶歌赋山道1号,07年5月以5.5亿港币售出,账面获利1.2亿。

真正让他走进公众视野的一役还是07年通过离岸公司Ice Wisdom Limited以低于市值的金额(4.3亿港币)收购了极具保育价值的大宅,景贤里。

▲ 景贤里,原名禧庐,位于香港东半山司徒拔道45号,是一座有着83年历史,糅合了中西方建筑特色,华南地区保存最好的岭南大宅。

这套房子在1977年被“话梅大王”邱子文以2400万港币购入。2004年,邱子文病逝后,本来政府应该果断把景贤里作为古迹保护,但负责此事的官员“触觉迟钝”,导致古宅被邱家后人卖给了张松桥,而张松桥购入后随即进行开土动工,一度对建筑造成了结构性损毁,引起舆论哗然。

▲ 在民众抗议不断下,政府终于把景贤里(图中左边绿色棚顶)定为古迹,继而拿出紧邻着的一块地皮作为交换来弥补张松桥的损失,此后他在这块新地皮上建了四栋新别墅(图右)。

背靠大树好乘凉,在大D会混得风生水起的张松桥15年的战绩就更辉煌了,除了耗资63亿买下何东花园,此后依旧继续疯狂置产。

他7月花费7.6亿港币买下了渣甸山包华士道1号。

▲ 原业主雅居乐集团陈卓林在12年曾因为在这里涉嫌非礼女秘书而被拘捕,此案最后以双方和解不了了之。

▲ 整个渣甸山都是豪宅林立,名人聚集,老牌富豪们几乎人手几套。

8月,他又花15亿港币买下了山顶白加道22号豪宅。这套房子连花园整个占地3112平方米,成交价创下了全球每平方米价格第二高的记录,也创下了香港每平方米最贵豪宅的记录。

▲ 之前一直传言,这套房子的买家是马云,不过也有确切消息说马云只是去看过房,最后入手的是张松桥。不过他俩到底谁才是真正房主其实无关紧要了,毕竟有钱大家一起赚,有好大家一起分。

▲ 房子前身为比利时领事官邸,造了有70余年,的确算是年代久远。

▲ 架不住这房子地段好啊,整个白加道业主们非富即贵,自家阳台就能坐拥270度维港海景,谁能不动心呢,大刘在这里又投资了好几套。

▲ 买下后更是直接花1.6亿拆除重建,可谓财力雄厚。

▲  前任屋主是任电讯盈科副主席袁天凡夫妇,他们在2000年以1.635亿买入。袁天凡也是备受李嘉诚赏识,辅佐李泽楷的盈科崛起的关键人物,他曾经的属下之一是我们开头讲到的帮助张松桥上市的“红筹之父”梁伯韬,可见富豪的圈子最重要的其实就是人脉啊。

紧接着10月,他又用40.21亿港币把属于自己公司渝太地产旗下的两栋商业大厦彩星中心、世纪广场以个人名义收入囊中。



03

来看看他在伦敦疯狂买买买的进程图吧。

▲ 2017年2月中渝置地收购了位于伦敦paddington火车站边上的写字楼One Kingdom Street,花费2.9亿英镑,折合人民币约25亿。

▲  紧接着3月,以11.5亿英镑收购了位于伦敦中心获奖的标志性建筑,46层高的The Leadenhall Building,这笔收购创下了历史第二贵记录。这栋高225米的金融街第一高楼,因为外形酷似奶酪刨,故有“奶酪刨摩天楼(the Cheesegrater)”之称。

除了上述两笔以中渝置地名义的投资外,他还以渝太地产的名义买下了Travelodge 位于伦敦Liverpool Street的这栋酒店。

▲ 这个类似于国内汉庭级别的酒店,看上去也没有很新,花费自然也就相对便宜了,只用了4200万英镑。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在建开发项目,是在17年底以5.2亿英镑购入,和广州富力集团联合打造的Nine Elms Square(九榆树广场)。这个项目本来属于万达,最后关头由于海外资金缩紧而转手,接手的张松桥计划在那里建成一整片顶级公寓住宅社区。

▲  这个位于泰晤士河畔南岸的项目,预计要建成1900个住宅单位,投资巨大想必也收益颇丰啊。

就在不久前又一笔收购案震惊网络,他花费2.1亿英镑(折合人民币20亿)买下了伦敦市中心大型单栋豪宅,创下最贵单栋住宅交易记录。

我们先来欣赏下房子有多豪吧。

▲ 整个房子占地5574平方米,一共7层45间房,其中有20间卧室,1个游泳池,一个私人保健spa馆、健身房和容纳几辆车的地下停车场,从高层可以俯瞰整个海德公园的美景。

▲ 地段位于伦敦海德公园南侧的骑士桥附近(图中红点处),距离Harrods百货仅是步行距离,绝对算是汇集高档住宅和商圈的高级地段。

▲ 这套豪宅本来的主人是沙特王储苏尔坦,2011年他离世后房产就一直空着,12年开始报价3亿英镑在市场上出售,后来降到2亿8。

中东富豪们到底多有钱,看看房子内部装修就一清二楚。

▲ 家里对外的玻璃据说都是防弹的。整个房子里充满了各种风格的会客室,都脱离不了一个“贵”字。

▲ 这种挂满古典画装饰的不知道还以为走进了博物馆。

▲ 卧室都配有这种巨大的床,跟家居店卖床上用品的展示间一样。

▲ 家里光这种华丽的水晶吊灯就有41盏之多。

▲ 浴室里目光之所及的金色竟然用的是真黄金!

▲ 还有这看上去不怎么豪华的洗手台,连纸巾盒都是真镀金的,光这样的纸巾盒竟然有100多个。

▲ 左图的镀金梳妆台充满奢华贵气,而右图连家里的隔断门都镶嵌着真金箔。

▲ 这两张图是不是看上去平平无奇,但角落里垃圾桶,竟然都是真的24K镀金!有钱人的生活真的只有我想不到的。

屋里光这些装饰家具就价值5000万英镑,但以上这些精美绝伦的东西跟文章主人公有关系吗?其实没有。15年为了让房子可以尽快出手,卖家已经抢先进行了一轮内部家装的拍卖,把零零总总能拍的都拿去拍了,而拍卖期待价格竟然只有50万英镑,也实在是太贬值了。

不过从张松桥一路的发家史来看,他压根不需要这种华而不实的内部装饰。因为他跟李超人一样酷爱通过转手房产获利,既然不是自用而是投资,当然最紧要的是务实啦。

▲ 至于他买下这栋到底是自用还是投资改建,暂时并没有定论。不过他的发言人说,如果改建成公寓出售,整个价值达7亿英镑,刨去改建花费也绝对算是获利颇丰了。



04

讲了这么多张松桥本人,稍微来聊下他的家庭吧。

这位串起整个香港名流圈的男人私下十分低调,他的家人亦是如此。除了知道他的妻子叫张朱秋慧(Cecilia Cheung),两人育有两个孩子,其他信息一无所知。

▲ 在福布斯对他太太的介绍里,提到她是收藏家和在萌芽状态的艺术家,还是香港保护儿童会的支持者。她平日的爱好就是旅游、欣赏音乐和跳舞,很符合贵妇们的标准生活。

▲ 这是香港尚流杂志对她专访时拍摄的照片,地点应该在她家豪宅。

爱好收藏的两夫妻名字常常出现在画展赞助人的名单上。

他们参与支持了在香港和海外举办的一系列策展活动,其中一些世界名家的作品,包括毕加索、莫奈和皮尔波纳尔,都是从自己的藏品里借出展览的。

2016年,他们赞助了莫奈在香港文化博物馆的展览。

▲ 其中这幅1890年的《春天的吉维尼》,2010年拍出价格是1520万美元,标注的所有者是“香港私人收藏”,有理由相信是赞助此次活动的张松桥夫妇所有。

2017年,他们又特别赞助了内地著名画家曾梵志在荷兰办的“曾梵志|梵高”展览

▲ 展览方还特别发文感谢了他们夫妻的慷慨赞助。

除了收藏,太太朱秋慧自己也是个画家。

▲ 2015年,她联合了陈丹青和金宗岳举办了“惜生赞颂”的展览,其中有6副画就属于她自己。

▲ 她的绘画风格是印象派和抽象表现主义,以风景画为主。

她说自己在世界各地旅游,包括南北极都已经悉数到访,每到一地就寻找作画灵感开始创作,所以每副作品的署名都写着“某年某月画于某国某地”,比起困在小画室里埋头创作的艺术家们,张太显然幸福得多。

▲ 这是她15年出席画展开幕时的照片,必备装备当然是贵妇们人手多个的爱马仕了。

▲ 办展筹得的29万港币全部捐给了香港保护儿童会。右边这位美女就是筹款委员会主席,名媛周玮莹,她也是东亚银行创办人李子方的外曾孙女,他们全家的故事有空可以单开一篇。

▲ 2017年张太在苏富比画廊举办了自己的首次个展Sublimity。

▲ 很多名人到场祝贺,包括上面提到的周玮莹,可见张家在名流圈有多吃得开。

这里不得不多提一句,富豪们为什么都钟爱投资艺术品?

众所周知随着中国经济飞速腾飞,富人们的购买力愈发惊人。

19年中国更是成为了全球第二大艺术品拍卖市场。

他们把钱放在艺术品投资上,除了追求藏品本身的稀缺性和独一无二外,更在这普通人难以跨越的门槛里,感受到了自己“富”的真实存在。毕竟有句话说,到了京城才知道官小,到了艺术品拍卖会才知道钱少。


05

2019年10月10日在《19年胡润百富榜》中,张松桥以80亿元人民币财富排名502位。算算他本人的投资就不止这么一点啦。可见,绝大部分中国富豪们隐匿低调,外界已知的财富数额常常只是他们的冰山一角。

张小军写了一本书叫《富世绘》,从描述的富豪生活可以窥探他们的心理历程。

书里写道,豪宅是富裕人群财富的纪念碑,让人们看到他的财富如何变成周边景观,从蜗居到独栋豪宅,从“公寓”到摩天大楼,富人财富的积累和分配日渐朝少数人集中,社会整体富裕的同时,富裕者变得更加富裕。

看完是不是能稍微理解了张松桥的投资选择了,毕竟不管是香港还是伦敦市中心的土地都金贵稀有,买独栋买摩天大楼,这一步步除了是投资,更是身份的象征,是这位重庆崽爬到上流社会顶端的见证。

当然,富人们的购买历程看上去都大同小异,买独栋买大楼再买艺术品,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买不了的。

▲ 最近老有新闻说李嘉诚旗下的ARA(亚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正在布局上海浦东的新投资,不过后来这个消息被辟谣,ARA内部早就没有李嘉诚的人。

但张松桥就不一样了,他的走和留都快人一步。

▲ 在中渝置地19年中期业绩报告会上,那个说着“内地项目一寸不留”的林孝文又开始谈起了寻找新的优质机会,特别是着眼大湾区。

▲  而当选全国政协委员的张松桥也在19年的两会上表示十分看好内地市场,向海外发展只是为了贯彻集团全球化的策略,有机会一定会回来投资。

2020年7月2日,成都市高新区一宗地块以11.56亿出定,溢价率39.86%,折合楼面价20700元/㎡,刷新成都楼面地价,买家正是渝太地产。

而在三天前,渝太地产还以5.47亿元拿下一宗位于成都东客站板块、迎晖路地铁站旁的地块,用地面积约50.11亩。

张松桥依然神秘游走于资本世界,在波云起伏中寻找商机,对于商人而言,走和留都不是问题,都是经过精密计算之后的选择。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本文转载自蓝小姐和黄小姐(微信号:misslanmisshuang)

- End -

觉得文章不错

请在文末给我们“一键三连”支持



凌宇活动预告




以下内容同样精彩


热点









移民
























公众号推送时间轴被打乱了
记得给我们标星★
防止走失!





责任编辑:张梓涵